下午3點多,九彎十八拐終於轉進東福寺入口的通天橋,從仍未轉紅的楓葉間望向橋下流水淙淙,我深吸一口氣拿起相機猛按快門。

身旁傳來聲音,ご存知ですか……”用得一口漂亮敬語。

轉頭,看見一個銀白長髮的老人,缺了顆門牙,有點….痾…濟公的長相。

他指著對面山頭東福寺建物叭啦叭啦說的什麼我實在聽不懂,只好不太禮貌打斷他。阿挪~我不是日本人。

他驚訝啊了一聲,本以為會就此打住,沒想到他敲了敲腦袋,努力拚湊了幾句英文,一字一句都停頓半秒。

Do you know ...there(指著對面)...open...until...4.

京都濟公爺爺口中生硬吐出的英文,是這次旅行收集到的,第一枚感動。

他原可以笑笑帶過的,然而他似乎不忍這不知從哪兒來的小女生(是說對他而言是小女生),千里迢迢卻只因貪看眼前美景而誤了主要目的參拜時間。

雖然之後的不到1小時行程有點趕,光線有點暗,拍得不太順手…心裡還在因為剛才簡短三兩句對話而暖烘烘的。

不知爺爺是不是也牽掛著,那傢伙不知道好好逛過了沒,還是又在那邊小小聲喊著きれい~然後東拍西拍迷了路

 

 DSC00385s.jpg

 

DSC00363s.jpg 

 

DSC00359s.jpg  

 

DSC00349s.jpg

 

DSC00347s.jpg 

 

DSC00329s.jpg 

 

DSC00475s.jpg 

 

DSC00467s.jpg 

 

DSC00455s.jpg 

 

DSC00448s.jpg 

 

DSC00444s.jpg

 

DSC00440s.jpg

 

DSC00438s.jpg

 

DSC00434s.jpg

 

DSC00432s.jpg 

 

DSC00428s.jpg

 

DSC00366s.jpg

 

DSC00397s.jpg

 

DSC00393s.jpg 

 

DSC00387s.jpg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蘇菲 Tsa R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